记者来鸿:新疆“再教育营”受害者恐怖经历

我们索性叫他“阿扎特”好了,因为他要求匿名接受采访。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回顾他在“再教育营”的见闻。

他说,那时正是晚饭时间,有至少1200人手里拿着塑料碗,排着队。他们必须唱支持中国政府的歌曲,才能吃到饭。

阿扎特说,这些人看上去就像机器人一样,似乎已经丢掉了自己的灵魂。

他解释说:“我熟悉他们中的许多人,我们从前曾经坐在一起吃饭。但现在他们看起来都不正常了,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像是出车祸以后失去记忆了。”

这听上去像不像是洗脑?确实是。在中国西部的新疆地区,正发生着非常黑暗的事情。虽然共产党使出浑身解数掩盖真相,但关于当地大规模关押、酷刑和思想控制的信息已经开始泄露出来。

在丝绸之路上的古老城市,譬如公元13世纪时马可波罗曾访问过的喀什,街上没有人,许多商店和住家的门窗都钉上了板子。这是因为中国政府已将可能多达100万的维吾尔人关进了再教育营。

维吾尔人与汉人不同,他们属于中亚族群,外貌更像阿富汗人、伊拉克人,或欧洲人。而且他们信仰伊斯兰教。

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政府先是镇压了西藏人,现在又对维吾尔人下手了。他们的理由是,有少数维吾尔人支持伊斯兰恐怖主义。但政府镇压行动的规模与之完全不成比例。

现在从新疆再教育营出来的人,几乎都不愿意讲述他们的经历。但我们找到了两个愿意接受采访的人。他们都要求我们不要向外界透露采访的地点。

阿扎特去再教育营,是为了探望一位被关押的亲戚,希望能帮他尽快出来。他没成功。第二天,警方打电话给他,让他再去一趟。他没听警察的话,而是逃离了中国。

相比之下,奥米尔的经历就艰难多了。他刚被抓的时候,被关在公安局里。他说,警察给他看他们的工具,包括用木头和橡胶制成的警棍、钢丝拧成的鞭子、扎人用的钢针,还有拔指甲用的钳子。

警察把他铐在“老虎凳”上,然后打他。他们还把他铐在高处,双脚离地,让他的体重完全压在他戴着手铐的手腕上。奥米尔向我们展示了他的伤疤。

警察后来把他送到看守所。他伤口愈合后,又被送入再教育营。

“你什么自由都没有,”他说。“你做什么事都要遵守共产党定下的规矩,让你背诵什么你就背什么,感谢党,就像机器人一样。”

要吃饱饭,他们必须唱红歌,歌颂中国,歌颂共产党,歌颂习近平。

我问他,肉体遭受酷刑折磨,与精神上的洗脑折磨,哪个更可怕?他说:“肉体遭受酷刑留下的伤痕可以愈合,但心灵创伤就很难愈合。我现在仍因这些创伤而痛苦。”他总是做噩梦。想起他众多仍被关押的家人,他开始哭泣。

中国政府官方的说辞是,这些“再教育营”根本不存在。我怎样才能以最婉转的方式对此加以评论呢?从证据来看,中国政府的说法是赤裸裸的谎言。

中国政府实行严格的新闻检查,但它还无法过滤从太空中拍摄的卫星图像。德国人权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致力于研究新疆拘留营的发展情况。他从谷歌卫星影像中找到这些拘留营,并将其与政府招商广告和招聘广告相对应。

他从卫星影像中分辨出了铁丝网、高墙、警戒塔和狱警用的停车场。他估计,这些拘留营中可能关押着多达100万维吾尔人。

莱恩·图姆(Rian Thum)博士也是一个为正义而战的科学怪才。他经常浏览中国的官方网站。几周前,他偶然看到一张照片,照片显示,有数以百计的维吾尔人身穿蓝色囚衣,列着长队蹲在地上。在他们身后,站着全副武装的中国防暴警察。

这张照片是新疆司法厅登在网上的,图片说明中说,这是“洛浦县第四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在听“去极端化”讲座。

中国政府已经将此图片从网上删除。

在BBC广播大楼下,有一座英国著名小说家、记者和社会评论家乔治·奥威尔的塑像。奥威尔可能是所有在BBC工作过的人当中,最伟大的一个。他拿着烟卷,身体向风中倾斜。

奥威尔写作他的著名小说《1984》,已是70年前的事了。他若听说现今发生的事,恐怕会感到沮丧。因为在中国的西部边疆,他小说中描写的“老大哥”掌控下的疯狂社会仍是进行时。

来源:   BBC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