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马斯的要求碍难奏效

德国外长马斯理应抨击中国粗暴对待维族人。不过,德国之声中国问题专家冯海因指出,若想有效果,需要欧洲共同发声。

《评论:马斯的要求碍难奏效》

德国外长马斯在访华时强调,德方不能接受再教育营一类做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言辞是可以有欺骗性的。或者说,名字:中国西北省份新疆的汉语全称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然而,那里毫无自治可言,由国家安排的大批汉人移居,早已使维吾尔族人在新疆这个自然资源丰富的省份沦为少数,成了受到严重迫害的少数族群。

在新疆,中国政府正着手一项可怕的实验:经由最现代化的监控技术、经典的警察国家手段和巨大的再教育营,将整个民族与其种族认同和宗教相剥离,灌输对至高无上的共产党的忠诚意识。

整个民族受怀疑

今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称,据可信的报告,在中国新疆,多达100万的维族人未经司法程序被关在集中营内,这要占总数1000万维族人的十分之一!直到10月,中方才承认有这样的营地,并解释说,此举乃为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

新疆地区的确一再发生袭击事件。然而,是北京自己扼杀了每一个呼吁交流、理解、搭桥的声音。伊利哈木·土赫提就是一个这样的声音。这位经济学教授多年里呼吁和平对话。但是,2014年,这位多个人权奖得主却因从事所谓的”分离主义”而被捕,并被判无期徒刑。

就此而言,马斯在北京访问时用明确的语言批评再教育营,那是正确的,也很重要。然而,至于他关于再教育营”不能让人接受”的话是否会有什么结果,尚待观察。中国是否会在德国外长提出批评后回心转意,改变其政策?可能不会。新近,在联邦议院的一次辩论中,有议员对中国的侵犯人权现象提出批评,中国驻柏林大使馆便作出强烈反应,并威胁说,若不停止这样的批评,将面临严重后果。

有两个马斯?

从与沙特阿拉伯的交往中,人们便可知道,一旦经济上要出麻烦,大胆放言的联邦政府便会后缩:在9月份的联合国全体大会期间,恰恰是马斯向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就自己的前任加布里尔的批评”真诚致歉”。加布里尔曾在未点明沙特的情况下指责利雅得从事”外交冒险”。去年11月,沙特扣留来访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并迫他宣布辞职。尤其让人难堪的是:马斯的道歉是在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惨遭杀害事件发生前一星期。言而有信可不是这样的。

对德国而言,中国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也远比沙特重要。–人们只需念及拯救与伊朗核协议的共同努力便足已。正如在其余众多政治领域一样,在这里,也需要看整个欧洲,是否有一种共同的欧洲立场,制定出一种共同的行动方式。即使困难,也只有这样,方能在政治天平上显示出分量。北京精通”分而治之”手法,知道如何通过有选择性地提供经济好处而使欧洲各国首都相互抵消。

而若得不到欧洲的支持,发出勇敢批评的马斯难免沦入这样的命运:前倨后恭。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