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兵团的缩影

《评论 | 王力雄:兵团的缩影》

若说今日中国是“流沙上的大厦”,兵团便是一个典型的缩影。

石河子是兵团在新疆从无到有造出的城市。石河子市政府门前竖着一块碑,宣称石河子获得了国家评比的“园林城市”称号。没错,这座被沙漠戈壁包围的城市,比很多中国内地城市的绿化程度还高,遍布花草树木。市中心广场是一片围绕兵团创始人王震雕像的巨大绿地,音乐喷泉跳跃,到处喷水浇灌草坪和花卉。周边是现代化建筑。衣着光鲜的人们游玩、漫步、照相或乘凉。广场似乎在用一种高度的反差证明兵团的能力。沙漠不是没水吗?这里就要充满水!不是没草吗?这里就搞一个全国最大的城中草地!仅看石河子的中心广场,会惊叹兵团奇迹和发展的成功,甚至是辉煌!

这景象却和兵团的基层连队反差巨大。搞这样一个“园林城市”,不知得有多少农田失去本可以获得生命和收获的水。当连队的农工在为水焦急,睡不着觉,晚一天灌溉都可能失去下一年生存保证时,大量的水慷慨地浇在这种展示辉煌的绿地上。

兵团最基层的单位是连。所谓的“连”和内地的村没什么区别,只是人的流动性更大,或者应该叫移民村。一般是一百多户人家,三、四百口人。兵团第一代职工早都病的病,死的死。原来能够激励兵团人的信仰已荡然无存。兵团第二代人在农村长大,却普遍自认为是城市人,不愿务农,想方设法或上学或打工,离开土地。原来兵团的集体化组织基本解体。连队现在主要靠出租土地获得收入。兵团就像一个最大的地主,前辈开垦出来的荒地变成了良田,后代靠吃地租过日子。而干活的人多为新移民和所谓的“长工”。

“长工”这个词过去只有在控诉旧社会剥削压迫时才能听到,指的是给地主充当长期雇工的农村无产者。而今问这儿的农工在干什么,全都坦然说给东家当“长工”。东家便是依靠权力和关系能够大量承包连队土地的连队干部和老职工,他们雇佣“长工”耕作。包地要交租金,还要投资买种籽、化肥、农药等,用水和使用机械也要花钱。如果包的土地少是挣不到钱的。一般的劳动者包不起太多的地,又怕担风险,所以只能给那些有钱多包地的大户当长工。长工来此只为挣钱,一般呆个二三年,挣了钱就走。他们和东家的收入差距一般有十数倍甚至更多,劳动强度却大得多,一天要干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日。

连干部的权力很大,连长、指导员、会计、水管员、农机员等构成连队的特权阶层,可以决定给谁好地或不好的地,决定先给谁用水,后给谁用水,差上两天用水收成就会很不同。所以连长都是当地一霸,也有不少捞外快、收贿赂的机会。

连长常去内地为连队招工,顺便也给自己找“长工”。连长大都是包地大户,少不了干活的人。他们一般不会用老职工或职工的子女,那些人不好欺负,内地招来的临时工却好摆布。某连长就这样弄了一帮内地农民给自己当「长工」,说好年终付工资,等到人家干满了要回家时,却编个理由不给工资,且使用恐吓手段。那些“长工”身在异地,不敢对抗,只好空手回家。等那连长再次去内地招工时,冤家路窄,被曾经没拿到工钱的人碰上,就把他杀了。这个真实故事虽是局部案件,却能反映兵团基层的现实状况。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