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中国能加入“国际反恐”吗?

《透视中国:中国能加入“国际反恐”吗?》

巴黎遭遇大规模恐怖袭击后,上海东方明珠亮法兰西国旗颜色表示道义支持

据说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39年在谈到尼加拉瓜的反共独裁者索摩查的时候曾说“索摩查也许是个杂种,但是他是我们的杂种”。后来“我们的杂种”这句话被用来表达美国出于战略需要,执行双重标准,支持某些海外独裁政权的政策。

在冷战时期世界许多独裁者也分归两大阵营,战略考虑高于道德考虑。大国战略考虑也令目前关于国际恐怖主义的讨论争论不休。中国能否成为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战争的盟友也成为一个热议的话题。

俄罗斯在叙利亚空袭激进主义武装,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最近在20国集团峰会发言指责俄罗斯在叙利亚打击“温和的叙利亚反对势力”。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国峰会上说,“伊斯兰国”得到了来自40多个国家的资金支持,其中包括参加土耳其G20峰会的国家。

俄罗斯外长指责美国及其盟国在叙利亚玩火,一边依靠伊斯兰国削弱阿萨德,一边又要防止伊斯兰国夺取政权。他说美国为首的反对伊斯兰国联盟执行空袭,一年多来很少打击伊斯兰国的武装。

反恐“政治化”

在全球社交媒体用户纷纷刷上法国国旗的颜色表示声援法国哀悼死难者的时候,上海浦东的电视塔也用灯光照出法国三色旗的颜色表示声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一时间谴责了巴黎的恐怖袭击并向法国表示慰问,同一天中国媒体还播放了安全人员打击新疆恐怖组织的报道。

之后路透社发了报道说中国媒体利用巴黎恐怖袭击煽动国内民族情绪,在中文网络引发亲西方和批评西方阵营之间的激烈辩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批评说,西方世界以“双重标准”看待中国打击新疆分离主义的政策。

德国驻华记者注意到中国的反恐消息并没有对西方奏效。德国之声驻北京的这位记者的解释是,中国在民族问题上使用了高压手段,而中国缺乏法治和新闻自由,缺乏宪政,妨碍了西方同中国在反恐问题上保持一致。

巴黎恐怖袭击世界舆论一片惊呼,纷纷“为巴黎祈祷”时,印度一位博客作者发出疑问说,巴黎袭击前两天黎巴嫩同样遇到大规模恐怖袭击,为什么很少有人理睬?谁关注过加沙袭击的受害者?谁关注过叙利亚的受害者?她的博客得到许多许多认同,被在社交媒体大量转载。

印度这位女博客作者质疑说,去年7月,一百多埃及人死于伊斯兰国的攻击。上月又一百多人死于土耳其安卡拉的爆炸。之后是贝鲁特,现在是巴黎。奥巴马总统昨天在巴黎攻击后发表声明说,“这是对全人类以及我们分享的普世价值的攻击。”但奥巴马并没有对贝鲁特攻击发表过任何声明。

中东独裁政权

普京在上文提到的20国峰会的声明中虽然没有说是哪些国家在支持伊斯兰国,但英文主要媒体报道并不回避伊斯兰国受到来自中东富裕的独裁国家资金支持的内容。

卫报的专栏作家欧文·琼斯说,只要中东那些支持极端主义的专制政权继续得到西方的支持,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恐怖主义问题。中东的首富沙特是中东地区极端原教旨主义沙拉菲(Salafists)的主要资金和意识形态支持的主要来源地。卫报报道说,据维机解密透露的希拉里签署的备忘录指,沙特是“世界逊尼穆斯林恐怖主义组织最重要的资金来源”。

德国的发展部部长穆勒曾经指责中东另外一个君主国家卡塔尔资助伊斯兰国。美国大西洋杂志指“卡塔尔对叙利亚胜利阵线提供了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这是个在叙利亚的基地组织。中东的君主国家科威特也被美国财政部的恐怖主义和金融情报次长大卫·科恩指为为叙利亚恐怖主义组织筹集资金的中心。

 

《透视中国:中国能加入“国际反恐”吗?》

30年前苏军入侵阿富汗帮助亲苏世俗政权对付圣战者的挑战

阿富汗战争

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专家警告说,现在沙特在叙利亚上演的就是“激进版的阿富汗”。30多年前,沙特阿拉伯和巴基斯坦等穆斯林国家组织志愿者去阿富汗颠覆亲苏联的世俗政权并同后来入侵阿富汗的苏军作战。这些国家都向圣战者武装提供资金和武器。

美国把阿富汗冲突作为拖垮苏联的战场,中情局向圣战者提供了肩扛毒刺导弹。沙特在资助的同时还输出了伊斯兰的瓦哈比教义。后来这个沙特版的伊斯兰教同阿富汗普什图部落习俗相结合产生了后来席卷阿富汗的塔利班激进势力。在阿富汗得到资金武器援助的10万圣战者武装当中,就有来自沙特的青年穆斯林本·拉登,他领导的武装后来发展成基地组织。

阿富汗被许多人比作“苏联的越南”,10万装备现代化的苏联正规军被圣战者打败,加速了苏联的衰败。本拉登曾声称“苏联的解体……归因于安拉的意志和阿富汗的圣战者”。

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后来承认,美国早在苏联武装干涉阿富汗之前就已经开始援助阿富汗的圣战者,并且知道美国的秘密援助可能会招致苏联干预。布热津斯基当时对卡特总统说,美国在阿富汗让苏联尝到越南战争的滋味。

历史相似吗?

在普京开始在叙利亚空袭,支持阿萨德政权打击反对武装的时候,一些西方评论以及开始把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比作当初的越战和阿富汗战争。正如美国介入越南地面战争始于保卫在岘港的空军基地,普京利用叙利亚的俄罗斯基地发动空袭也会导致军事介入扩大,卷入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会遭受更多的伤亡…

俄罗斯介入扶植一个受到伊斯兰反对派武装挑战的政权,而反对派又受到西方国家和中东国家的支持。对比叙利亚和阿富汗,历史或许惊人地相似。但在阿富汗战争期间,中国一度是西方的盟友,苏联的敌手。

据2004年出版的《新疆:中国的穆斯林边陲》(M.E. Sharpe)一书称,当时中国派出军队顾问到阿富汗协助训练圣战者同时也在中国境内开设训练营。大批的中国产武器被转交给圣战组织。

阿富汗战后,极端宗教势力取代了苏联扶持的世俗政权。其后果之一是造成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蔓延。美国后来受到9/11恐怖袭击,中国西北的穆斯林聚居地区也被宗教极端主义波及与此不无关系。

布热津斯基后来回忆这段历史时,对于美国干预阿富汗战争造成伊斯兰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兴起并无悔意。他认为,对于世界历史至关重要的是苏联瓦解和中欧获得解放。

 

来源:  BBC中文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