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马步芳故居颠覆中国的政治正确

160420121907_hitler_birthplace_624x351_epa_nocredit

希特勒出生的房屋

纳粹德国领导人希特勒在奥地利小镇因河畔布劳瑙(Braunau am Inn)的故居一直是个令当局头疼的地方。最近奥地利政府准备强征这座希特勒出生的房屋,防止房子落入新纳粹之手。多年来奥地利当局为了避免这个尴尬局面出现,一直试图从私人业主手中购买产权,但都没有结果。

当地公众也不愿意谈及希特勒同这座小镇的渊源。在德国和奥地利,公开崇拜纳粹,包括展示纳粹符号都是刑事罪行。二战后确立的政治正统和政治正确已经在道德和法律上被普遍接受。

相比之下,中共治理下的国家的政治正统和政治正确几经修正,仍处于混乱和矛盾状态。最近青海省西宁市的旧军阀马步芳故居成了互联网的热门话题即为一例。

历史上的西北军阀马步芳早成为中共盖棺论定的历史人物。这位在青海独霸一方的回族军阀有野蛮统治地方、屠杀藏人和虐杀红军俘虏的恶名。但现在马步芳的故居却被当地作为旅游热点招徕游客,引来名学者和评论员对马步芳的重新评价和褒贬。

马步芳故居

160420122324_mabufang_house512

参观马步芳公馆的游人会从讲解中了解到一个与中共官方定论完全相反的马步芳

马步芳的豪华公馆1942年开始建于青海西宁,是一座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高大宅院。据说现在的故居博物馆只剩下原有面积的1/6。由于公馆建筑中许多墙面是用玉石砌成,所以也被称作“玉石公馆”。据导游介绍,豪宅的玉片是动用了3000士兵打磨一年才告完成。

据说参观马步芳公馆的游人会从讲解中了解到一个与中共官方定论完全相反的马步芳。这个被说成“人民的敌人”、屠戮残害红军的“元凶”,花淫无度的军阀竟然做过许多利国益民的善举:派兵抗日,兴办教育,禁止毒品,如绿化环境……,马步芳成了圣人!

北大教授马戎也正面评价了这个历史人物:“从今天来看,马麒、马步芳父子在维护国家统一、保护国家领土完整方面曾经发挥了一些正面作用。”

家族军阀统治

对此,西藏著名作家唯色说:“马戎大教授的意思是不是说:为了‘统一’,就可以像马家军那样对‘边疆民族’烧杀抢,特别是杀、杀、杀?”

对于马步芳父子在青海统治数十年期对当地藏人的大规模血洗和屠杀,奸淫戮掠,在新华社报道和青海文史资料中都有大量反映。另外,马鸿逵给马步芳的著名公开信也是马步芳为人残暴和荒淫无度的见证。

1936年马步芳同甘肃马仲英、宁夏马鸿宾、马鸿逵的所谓马家军击溃歼灭了企图西进新疆的红四方面军。中共部队两万余人战死八千,一万多人被俘,其中数千人被虐杀,大批女俘被蹂躏奸杀。

1949年当中共部队开始席卷全国时,据说毛泽东特意指令西征军要坚决歼灭马步芳的部队,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不许其“起义”或“改编”。有老战士回忆,在解放军进入西宁前,上边下达密令,要先头侦察部队火速行军,进城活捉马步芳。不过,马步芳在解放军进城前乘飞机逃脱。

边疆民族问题

对马步芳评价的争议除了涉及修正官方历史以及官方意识形态弱化的问题,还涉及敏感的民族问题。中国开始市场经济改革后,官方意识形态淡化,出现了反思和修正中共官方历史,使1949年后中共营造的政治话语和政治正确受到了挑战。

160420122324_ma_bufang_house624

中国开始市场经济改革后,官方意识形态淡化

另外,马步芳这种边疆统治军阀因为涉及民族关系而不同于薛岳和张灵甫这类败于中共军队的国军将领,因此对边疆军阀的历史修正和翻案往往更复杂、更有争议。例如四川军阀刘文辉,新疆的杨增新和盛世才以及内蒙西部的山西军阀。

面对流亡西藏运动基于人权、自由的民族权利诉求,中共的说辞是中国使藏人摆脱了落后的农奴制和地方军阀的黑暗统治。消除国民党政权和地方军阀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压迫”统治,是中共在边疆民族地区政治合法性说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主张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要对中国民族问题“去政治化”、”去民族意识”的北大教授马戎正面评价马步芳治理边疆受到不同方面的质疑。因为对军阀治边对付少数民族作正面评价,无异于否认现行民族政策及其历史合理性。

来源:  BBC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