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幕独裁者的否认绝无可信(刘青)

《铁幕独裁者的否认绝无可信(刘青)》

中国发布的视频中自称是维吾尔族音乐家艾衣提的男子,指自己涉嫌违反国家法律,现正接受调查。(路透社)

最近,土耳其官方严词痛斥中共,对新疆维族人的集中营迫害,是“人类的一大耻辱”。中共以集中营方式拘禁百万维族人,早已不是秘密并广为国际所知和谴责。而今日触发土耳其突然强硬谴责中共,主因是维族深受敬爱艺人艾衣提的死讯。土耳其官方所获消息是艾衣提“受虐至死”,终使与维族同属突厥族的土耳其难再沉默。对中共以集中营迫害新疆维人,土耳其民间和几大党派早已强烈不满,并将形成影响土耳其政治的趋势,土耳其当局如仍以经济考量充耳不闻,势必要付出土耳其各政党不愿承受的政治代价。
中共针对土耳其的严斥迅速予以回应,在电视上播出艾衣提录像来证实其不仅仍然活着,而且说自己健康状况良好没有受过虐待。这段视屏经中共国际电视台播出后,中共喉舌和民间五毛一时喧嚣不止,冷嘲热讽土耳其官方生死不辩,一个国家基本状况不清楚就张嘴,以虚假信息声讨他国真丢人现眼。

这两种对立的说法那个更为可信呢?表面看中共显示证据并且咄咄逼人,似乎是占尽优势的一方,然而从历史和现实细加思量却又大有商榷余地。首先中共口中从来没有实话,例如大跃进宣传小麦密实到可以站人,六四大屠杀却信誓旦旦声称天安门未死一人。所以中共机构及其喉舌嘴里话,被普遍认为除天气预报没有可信的。其实就是天气预报也是谎话连篇,六十年代初年景好过一般年份,中共却将饿死数千万人说成三年自然灾害;近年来大陆雾霾严重,中共也是挖空心思掩盖真相造假欺骗。

而在当今科学技术案件下,对录像作假拼凑无中生有绝非难事,所以惯于欺诈的中共仅凭播放一段录像,绝对不能证明什么问题。中共历来胁迫一些国内外关注的人上电视认罪自污,且不要说这些视屏真假难以分辨,即使这些视屏并未采用修图、拼改等手段作假,也只是证明这是法西斯手段下的拙劣表演,这些画面只是表现出残暴迫害人性的卑劣。

中共有关艾衣提自污的视屏还需关注一点,便是中共又采用惯用伎俩避重就轻转移目标,试图将世界关切并严厉谴责的残暴罪行,即中共将远超百万新疆人关入集中营的暴行,引导到艾衣提一人是否生死的狭窄话题去。据最新印度发表的卫星照片,集中营在新疆之外的西藏也被拍录下来,是目前中共对人权迫害方面最为令人不安的恶势发展,世界各国尤其是非政府组织大声疾呼国际制止,而艾衣提不过是世界关切集中营举出的具体事例。但是中共对集中营不是语焉不详就是闪烁其词,而对艾衣提的生死却是挑成话题转移焦点。中共六四当年也是利用天安门是否杀了人,成功将六四大屠杀转移到一个难以证实的窄小范围,这次集中营问题中共又是故伎重演以图逃脱世界压力。

中共这种遮掩真相转移目标的犯罪伎俩,其实早是古今中外专制独裁政权的统治惯技。希特勒纳粹在集中营至少屠杀六百万犹太人,也曾将集中营向媒体展示和迫使被囚者叫好。斯大林将被德军打败投靠苏联的数万波兰官兵,全部秘密屠杀却将罪责和目标转向德国,可见这些都是独裁者惯用的颠倒黑白转移焦点的伎俩。或许土耳其谴责中共暴行并非全部准确,但是枝节有误并不能证实整体罪恶有误,更不应该因此轻视无视巨大罪恶的存在。

当年逃离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在西方社会揭露真相并竭力呼吁。但是十分痛心和可悲的是,没有人相信重视这些血腥凄惨的讲述,有些很有影响或势力的政治人物,甚至公开宣讲幸存者的讲述不可信没有证据支持。直到纳粹希特勒覆灭之后,在遭到纳粹焚尸毁迹的破碎残缺遗迹中,却拼凑出远比幸存者们讲述凶残百倍的真相。这些人类史上的惨痛悲剧留给人类的教训是,铁幕专制者对于被揭露的黑暗罪恶的任何诡辩和目标转移之言绝无一字可信。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